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遨游太空

天空好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贵州虐女童事件追踪 专家称致重伤死亡才公诉 【超大 大 中 小】 【打印】 发布时间:2013-05-17 来源:中国新闻网 类型:热点新闻 你的藏书室和阅览室:帮看网收藏频道新版精彩上线! 贵州毕节市金沙县虐待女童案引人关注,目前,杨世海已经涉嫌构成故意伤害罪被有关部门刑事拘留。让人深思的是,令人发指的暴行在光天化日之下持续多年,但一直没有得到有力的制止。 北京孙中伟律师事务所律师孙中伟说:“试想,如果亲戚父辈多一些爱心和责任感,如果当地村民勇于制止或举报,如果有关部门多开展几次案件回访,  

2013-05-17 06:09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贵州虐女童事件追踪 专家称致重伤死亡才公诉
超大   】 【打印
发布时间:2013-05-17 来源:中国新闻网 类型:热点新闻订阅到帮看网

贵州虐女童事件追踪 专家称致重伤死亡才公诉  【超大 大 中 小】 【打印】 发布时间:2013-05-17 来源:中国新闻网 类型:热点新闻  你的藏书室和阅览室:帮看网收藏频道新版精彩上线!     贵州毕节市金沙县虐待女童案引人关注,目前,杨世海已经涉嫌构成故意伤害罪被有关部门刑事拘留。让人深思的是,令人发指的暴行在光天化日之下持续多年,但一直没有得到有力的制止。  北京孙中伟律师事务所律师孙中伟说:“试想,如果亲戚父辈多一些爱心和责任感,如果当地村民勇于制止或举报,如果有关部门多开展几次案件回访, - 遨游太空 - 遨游太空
 

贵州毕节市金沙县虐待女童案引人关注,目前,杨世海已经涉嫌构成故意伤害罪被有关部门刑事拘留。让人深思的是,令人发指的暴行在光天化日之下持续多年,但一直没有得到有力的制止。

北京孙中伟律师事务所律师孙中伟说:“试想,如果亲戚父辈多一些爱心和责任感,如果当地村民勇于制止或举报,如果有关部门多开展几次案件回访,主动介入并采取措施,杨世海虐待女儿的情况可能就不会发展到现在的程度。”

父母:不知道其他教育方法,不听话就打

10岁的杨贤出生在金沙县石场乡构皮村一个少数民族寨子,她随父母在外打工多年,3年前回到村里开始读小学。一家人每年靠种4亩地的玉米和卖一两头猪、牛生活。

杨世海的三哥杨世明回忆,杨世海一家打工回来后,从此“三天两头看到他打娃娃”。

记者在构皮村采访了解到,实际上,杨贤的父母都对孩子进行过殴打。杨贤告诉记者:“恨爸爸,不恨妈妈,爸爸打得多些。”

杨贤的爷爷杨文方说,杨世海有时让杨贤双手举着板凳跪在地上,有时顺手操起木块竹条就打,有一次杨贤背着满满一背篼粪走不动路,杨世海从后面追上就一顿拳打脚踢。娃娃因为害怕到处躲,甚至躲进过别人家的牛圈。

在金沙县看守所,记者采访了杨世海。这个仅小学4年级文化水平的父亲,谈话中透露出的冷酷和愚昧让人震惊。

“她一出生,我就觉得她和我一样是一个没有用的人,一辈子不会有出息,她生活得不好是应该的。”

“我不知道其他教育方法,她不听话我就打。我打我的娃娃,别人管不了,谁要管,谁就养她。”

“我一生气,下手就不知道轻重,打伤了就买点药擦一下。派出所也找过我,还让我写了保证书,不管用,我生气了还是要打,没有觉得这是犯法的。”

作为杨世海的父亲,杨文方连说对杨世海“管不了”。“他连我和他妈都敢打,我们谁敢管他?没人敢留娃娃吃饭,都怕遭他骂,遭他打。”杨文方说。

村民:没向政府反映过,别人家的事管不了

记者在构皮村采访了解到,尽管杨世海虐待女儿在村里有目共睹,但这么多年来很少有人去制止他。有村民在向记者控诉杨世海暴行的同时,甚至担心“如果放他回来会不会打我们?”

在村民眼里,杨世海是个“暴戾”的人,谁都不敢惹。杨世明说,经常看杨世海打杨贤,杨贤有时候还躲到自己家来,但“我们讲他不听,我没向政府反映过。他自家的事情我们也管不了。”

那么,基层干部对此有何作为呢?构皮村村委会副主任杨志华说,他曾多次劝说杨世华“不要这么狠心”,有一次上门劝说时差点被他打。

学校:多次说服教育无果

杨贤所在学校龙家寨小学校长冯志亮告诉记者,老师经常到家里或者把杨世海叫到学校进行说服教育,有时去他家找学生来上课,都会被他赶出来。去年发生过烫伤事件后,当地妇联等组织也对杨世海进行了批评教育。

杨贤的奶奶古明贤说,只要杨贤被打得有伤口了,杨世海就让杨贤的弟弟到学校为杨贤请假,“怕老师看到伤”。

杨世海说:“学校教育了会起一点作用,我也少打了娃娃。但时间一长就不管用,她不听话我还是要打。”

警方:孩子去年曾被烫伤,只有虐致重伤死亡才可公诉

去年,杨世海因烫伤杨贤头部曾被带到派出所。当时,杨贤头部仅呈现发红症状,身上没有其他伤痕,达不到采取强制措施的程度,民警对杨世海进行了批评教育,杨世海也“认识到自己的错误”,在派出所写下了保证书。

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胡江说,我国刑法规定,虐待罪属于自诉案件,只有在虐待致人重伤、死亡的情形,虐待罪才是公诉案件。

办理杨世海案的民警认为,办理此类案件存在法律障碍,“如果当事人或家属不来举报,公安机关很难主动去处理”。

但胡江认为,刑法上和虐待儿童相关的罪名主要有四个,即虐待罪,侮辱罪,故意伤害罪和寻衅滋事罪,这意味着虐童行为不一定只按照虐童罪处理,关键是法律的执行和司法机关的主动介入。

孙中伟说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》明确规定,家庭、学校、社会和司法共同承担对未成年人的保护责任。就本案来看,这些保护显得苍白而无力,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体系失衡。

(原标题:贵州虐女童事件追踪 专家称致重伤死亡才可公诉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